回家的感觉_生活杂谈

杂谈 时间:2018-06-04 我要投稿
【www.sundxs.com - 杂谈】

  小时候,总看见别人家的狗被主人剁去了尾巴,听说狗主人还将狗尾巴埋在大门的门槛边。主人从此相信狗会永远替主人看守门,不会经常外出不归。尽管如此,但我家的狗从没被残忍的剁过尾巴,一来因为我们仁慈,二来也是因为我们那时对此种做法将信将疑。其实一直以来我家养的狗还算是恋家的,根本不需要剁去尾巴或是拴上铁链什么的。我小时一直没远离过家,就像家里的狗那样迷恋着自己的家。后来外出读书乃至参加工作都总是想着家,并且随着我年岁增长,我恋家的情愫在潜滋暗长。

  为什么我这么恋家,是否有如同狗一样有着动物的本能存在?似乎有一点,但不是全部。我可没有尾巴被剁,但我一直恋着在乡村的家,确实不愿呆在城镇太久。在乡村有我的亲人,有我童年的记忆,还有我喜爱的花草树木与飞禽走兽。总之,它是我的精神家园,一生一世都无法离弃。所幸的是我工作的单位离老家很近,一年四季都可以回家放飞心情。我在单位与老家之间来来往往,过着钟摆式的生活。我似闲云野鹤,身心倦了就回到乡野,找一洼湿地歇息。回家的感觉应该好吧。

  《水浒传》最后一回讲到一个“蓼儿洼”。洼者凹陷也,比起梁山泊不知要小多少。蓼儿洼就是长满一种开红色野花的水草的小水坑,其风景尽与梁山泊无异。宋江与英雄豪杰旧日聚义梁山泊,死后葬于蓼儿洼这个风水宝地。这蓼儿洼在水浒里没细描,但我想这样的风水宝地在我们水乡随处可见,只是水草不开红花而已。在我家乡,水塘周遭长着几杆芦苇,有时节芦苇青青,有时节芦花飘散。乡村没有电灯电视的年代,正是我的童年岁月。夏夜里我们追逐着在水塘边芦花丛里的萤火虫,将它们逮着装进小瓶里,放进蚊帐里或是黑房子里,点缀夜幕也点缀孩童时代玫瑰色的梦境。

  课堂上听过老师讲授《爱莲说》。我的家乡有一塘挨着一塘的莲藕池,每到莲藕生长的季节真可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其间“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莲花也可让人欣赏个够。莲藕的“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只有见识过父亲挖莲藕的我才深有感触。父亲在淤泥里小心翼翼拨弄出整枝莲藕的心情,就像他从接生婆那里接过刚出生的我那样惊喜而小心。对于“最喜小儿无奈,村头卧剥莲蓬”这样的诗句,只有有了生活的体验,感受才算真切,你才知作者的刻画是怎样的入木三分,是怎样的富有生活的情趣。什么“鱼翔浅底,鹰击长空”,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花鸟虫鱼,除了山外,在我们乡村什么景色都有啊。只是花不是家花,全是庄稼开的花或是野花。这样的花虽朴实但也能养眼。我常想中国文坛涌现出的无数描绘山水田园的大师们都应该是乡野风景的描摹者。读懂了乡野也就读懂了田园牧歌,也就明了文学的创作源泉和创作元素。乡村风景是大自然的化身,没有做作和虚情假意,更能陶冶人的情操,更能养人浩然之气。

  回家的感觉真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