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丹青墨韵乾坤的生活杂谈

杂谈 时间:2018-07-17 我要投稿
【www.sundxs.com - 杂谈】

  几天前,收到安徽著名画家段性涛先生寄来的一副国画,“湖山千里外,水色映波中”,欣喜之余,每日品赏,可谓爱不释手。于我,除了文字,书画是最爱。家里的客厅、卧室、书房,除了书,几乎都成了字、画的天地,虽对书画没有太深的造诣,但每每沉浸在那些意境中,总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而在所有的画作种类中,我又尤喜山水画,因为喜欢那种大气磅礴、恬淡安适和旷达悠远。

  段性涛先生送我的这幅国画,八尺润格,气势雄浑,恢宏洒脱。整个画面由一幅山水写意构成,点点翠碧,树影参差,一湖山色,疏烟缭绕。远处,苍山如黛,几间茅屋若隐若现,宛若凡间仙境两相溶;近处,一叶小舟飘荡水中,舟上一渔人,手持鱼竿静静垂钓,那身影、那神韵、那悠然,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闲适与安逸。

  自古以来,山水画被称为一种高端的技法,亦是最难成就的画科。山水画,顾名思义,是以山川自然景观为主要描写对象的中国画,形成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它秉承自然的精华,吸纳天地之灵气,在表现手法上,又体现着一个画家的内在修为与深厚功力。从山水画中,我们可以集中体味中国画的意境、格调、气韵和色调,又能透视西画的理念,它是画家用特殊手法对自然的诗性表达。段性涛先生的国画,用笔奔放,意境清新,重视传统,兼收并蓄。在表现手法上,他擅长采用虚实相间的方式,虚、静、空、灵相辅相成,使得他的画作余韵无穷,充满张力。

  段性涛先生是一位非常重视写生的画家。工作之余,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写生上,并且堪称到了痴迷的地步。他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一切艺术都是如此,绘画更是如此。为了深入生活,段性涛去过黄山、桂林,登过太行山、华山、泰山、大别山。为创作长达21.7米的《江山万里图》,他曾六登黄山,七去大别山。

  关于写生,段性涛还有两段趣闻被朋友们所津津乐道。其一,2011年,段性涛与单位的一群同事到桂林旅游,每到一个景点,大家都忙着看风景,拍照片,而段性涛却利用一切机会写生。恰逢到了漓江,同事们纷纷走下竹筏嬉戏留影,待大家重新坐上竹筏返程,却发现段性涛不见了,只好坐着竹筏掉头寻找,原来段性涛正坐在漓江岸边,聚精会神、旁若无人地写生呢。其二,1992年秋的一个上午,段性涛正在大别山写生,天突然下起大雨,他被淋得像个落汤鸡,却脱下衣服,把写生本紧紧抱在怀里,回到家里,他因受凉病了一场,而写生本却滴雨未沾,保存完好。后来,他根据那次的观察和经历创作了一幅《秋山烟雨》,很快被多家报刊发表,并在香港、台湾等地展出,获得好评,因了这幅画的影响,他还应邀到台湾举办了个人画展。

  段性涛先生善于观察和比较大千世界的万事万物,在平常的景象中挖掘出不平凡。他说,写生就是积累的过程,只有厚积才能薄发。段性涛作画讲求中西结合,不拘于泥,创意独特,视角开阔,他所创造的画作大气恢弘,往往给人以视觉上的强烈冲击与享受。大家都知道,中国山水画在构图处理上,讲究“以小观大”,以游动视点巧妙地组织高远、平远、深远、阔远的关系,因此在笔墨技巧中形成了规范化的各种皴法和点苔法。而西方风景画对描绘对象既强调整体把握,又讲究细节真实,特别注意对象的具体时空特点的把握和表现,在构图和空间处理上,多采用焦点透视法,追求再现特定视点、时间、空间中的光感、色彩感的真实性。段性涛先生经过多年的苦心摸索、探讨、研究,总结出一套适合自己的画法,巧妙地把中西方绘画的优点糅合到一起,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他的《水乡新气象》《春早图》《白云如絮拥黄山》《千崖高秋》都堪称是中西特色结合的代表画作。

  同时,段性涛先生又是一位非常勤奋严谨的画家。他画花鸟,每一片羽毛,每一片叶子都要栩栩如生;他画山水,每一棵草,每一块石都必须呼之欲出。他作画不单单是靠技巧、技法的运用,而是在笔墨中融入了自己的情感和激情,因为他信奉:以情作的画才会感人。唐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夫物象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立意而归乎用笔”。多年来,段性涛坚持每天练笔,同时用心体悟,努力创新,将黑白灰的内在特质演绎到淋漓尽致。

  段性涛的山水笔墨是扎实的,他用自己的勤奋,塑造了厚重饱满的风格;段性涛的山水笔墨是出色的,他用自己的执着,成就了浑然天成的特色。一份山水的淡然,一怀山川的气魄,做为有理想有追求的画家,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对真善美的执着追求会让一份艺术源远流长。

  用爱来构筑快乐,用美来愉悦生活,以一腔真情来拓展生命的宽度,妙笔丹青,墨韵乾坤。我们衷心祝愿著名山水画家段性涛先生在绘画的道路上走的更远,飞的更高!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