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_生活杂谈

杂谈 时间:2018-06-13 我要投稿
【www.sundxs.com - 杂谈】

  好多年前的事儿了。

  “张师傅,您当班哪?”

  “啊……当班,”检票员有些迷茫。

  还没等他反映过来,我们已经走进了站台。要知道,短途列车是不对号的,谁早上车谁有座。

  列车哐咚咚---哐咚咚的运行了,静下心来我才问:

  “老景,你不认识人家,咋就打招呼?”( 文章阅读网: )

  老景有些诡异的笑着:

  “哎,这就是学问!你要从检票口进,驴年马月也没座儿。”

  要说老景,在公司出差的机会多,经历的事儿也多,不知不觉中学了不少的“小市侩”的猫腻,今天就是“活学活用”的范例。

  “闲着也没事儿,老景,你就给我们讲讲“经验”吧。”我一挑头,大家也跟着掺乎:“说说吧。”

  老景满脸都是得意,因为今天在座的都是经理级的人物。只见老景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你们慢慢听我道来-----,还唏嘘的拉了长声。

  “我出差的时候多,不像你们,整天在公司聊闲篇儿。”

  “行了行了!别卖乖了,快说吧,老赵抢白了他一句。

  老景接着讲:“其实这也是憋出来的,有一次,我急着赶车,因为超员,连站台票都不卖了,只见我前边的一个人,打扮得也挺土气,和检票员耳语了几句,就挺牛气地过去了。”说到这儿,老景咽了口唾沫:

  “说来也巧,挤上车以后,我有幸和那个人碰在了一起,当然了,人家是座着,我是站着。”

  我奉承着对人家说:

  “你真行,不光能进站,还能有座儿座。你猜他怎说?

  “老兄,你外了不是?我谁也不认识,攀亲呗!我就说站长是我舅舅。”

  老景不解的问:“人家要问你舅舅叫啥咋办?”

  “咳,你真死心眼儿,公示栏里说的多清楚,姓啥叫啥……”把个老景顶的,把个老景悔的,哎!说到这儿,老景的脸不由得又有些潮红。

  从那天起,老景的学问突飞猛进。火车上人再多,进餐车,进卧铺车厢,与列车员成了见面熟,他还时不时地用些当地的土特产施以小恩小惠“腐蚀”人家,从此,公司的人出差再也不怕买不到火车票了。

  还有玄得呢,老景是越玩儿越大。有一次,我和他去成都,在杜甫草堂,正好碰上个拍电视剧的,人啊,是里三层外三层,啥也看不见。这时,老景见面熟的“瘾”又上来了,只见他快速的打点了一下,手里拿一个笔记本儿,脖子上挎着照相机,当然,公司的照相机是长焦距进口的,个头不小。

  老景连走带嚷嚷:“让一让,记者采访!”装得蛮像,唬住不少人,不管咋说,我们是把拍戏的热闹看得一清二楚。

  以后因为工作调动我们分开了,老景有没有“墩”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反正,别玩儿太大了就行,凑个生活的乐儿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