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的龟犬观_生活杂谈

杂谈 时间:2018-08-15 我要投稿
【www.sundxs.com - 杂谈】

  对事物的认识国人是一以贯之,如虚无缥缈的龙,在今天仍象二千年前一样视为神物加以崇拜。然对龟犬认识的变化则显示了国人独特的一面,这种变化是否反映了华夏民族的特性不敢妄论,但国人的龟犬观,确实透露出国人的一种独特信息。

  龟在现代国人心目中是偏向丑陋一族,对它有一种不可言说的矛盾,一边恭维龟的长寿,一边憎恨龟戴“绿帽”的无耻(龟喜与蛇配)。

  龟在中国曾经有过无限的风光史,与龙、凤、麟共称四灵。古代官服中有龟;地名如龟山、龟川、龟谷至今仍存在;人以龟命名的很多,汉朝有人叫朱龟,三国时有刘龟,唐朝文学家陆龟蒙大名鼎鼎,唐玄宗的名乐师李龟年也尽人皆知。中国文化传至东瀛,日本人名有龟字的比比皆是。龟还登上仙籍,有玄武的美称。古人得意地称你龟我龟不遭人忌。

  龟何时走背运不得而知。元人陶宗仪有诗:“舍人总作缩头龟”,是嘲笑破落户子弟的。至今嘲笑胆小怕事者为“缩头龟”,这对龟的美名极为不利,是否就是龟运不济的开始?有确凿史料可考的是清初王士慎在《池北偶谈》中推断:“讳龟自明始”。明朝妓业发达,有官方特许的“绿户”(等同于现代的红灯区),暗合了绿毛龟,而龟的隐义常和性的指向有关,如旧社会开妓院的老板称“乌龟”,这就使龟蒙上了难以言说的尴尬,说话都避讳“龟”字,骂谁一句“龟儿子”,势必与你拼个死活。

  国人对龟的认识转换过程中,对犬的认识也在变化。最初古人把犬和鸡看得不相上下,诸如“鸡鸣狗盗”、“鸡犬之声相闻”等俗语,把犬和鸡放在同一的位置上。古人也将犬和鸡视同一种美味,历史上就出过几个屠狗的名人,汉将樊哙就是屠狗出身。

  人们对犬另眼相看,是出于一种直观的认识,“寒夜犬叫,吠声似豹”,犬之吠盗,使人想到犬的忠诚,刘邦的“功狗”说即源于此,导致了一些媚上的大臣以犬自居。元朝王彻理上书弹劾承相桑哥,皇帝怒,命左右批其颊。王辩曰:“国家置臣子,犹人家畜犬,有贼至而犬吠,主人初不见贼,乃捶犬,犬遂不吠,岂良犬哉!”到底把桑哥板倒。明武宗在大同,贼寇至,武宗欲亲征,杭雄扣马谏曰:“主人畜犬,不使吠盗,奚用犬为?”武宗大悦笑而罢征。据说齐白石也曾说过要做“青藤(徐渭)门下走狗”的话。由此可知犬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不仅仅是一道菜,而是另有他用。

  今日国人对狗是否吠盗已不重要,在意的是否柔媚听话,不仅女士们对宠犬有这种要求,时下一些以土皇帝自居的权要也要求属下象柔媚的犬那样听话。

  但这并不意味“狗仗人势”地位就显赫,可以你狗我狗的明着称呼,就象你心中希冀象龟一样的长寿,但忌讳人家叫你“乌龟”同一道理。龟再怎么长寿你也不能当面说他乌龟王八。有人在上司面前以狗自居,也只是自己心中说说,绝不允许别人叫“狗东西”,否则会拳脚相加。

  长寿是人们向往的,柔媚听话也是人们需要的,但向往和需要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谁要是把这种只能放在心中的向往和需要说出来,就会招来灭顶之灾,这是一种奇异的龟犬观,不信你试试?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