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女孩散文

PS教程 时间:2018-10-01 我要投稿
【www.sundxs.com - PS教程】

  民政大厅的工作人员很客气地说,你们去照个合影吧,就在北边50米处。我意识里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店应该是民政局自己开的,子女、家属什么的都要就业嘛。工作人员的微笑里,藏着说不出的隐私。索性不管它罢,我和妻子牵手走出大厅。

  妻子的身份证和结婚证上的名字不符,中间的字不一样。这给一家人买房、迁户口等事项的办理带来不少麻烦。管片派出所的户警态度和蔼地劝我们,还是补办一个结婚证,更改过来吧。我们就拿着那两张上面写有最高指示、边沿已经破损的、代表我们合法夫妻关系的结婚证,来到了这里。

  夏日的天气,真是小孩子屁股。刚来时,还是朗朗晴天,眼下竟阴云横空,掉下雨点。一溜小跑,开门闪进这家小店。一间房,门朝东开,周围没有任何其它店铺。证明了我的猜测,如果没有硬性的指派,这个孤独的小店,是要喝西北风过日子的。一台打印机,一套老式照相设备,两张三屉桌,两台电脑,门口墙上挂一面镜子,构成屋里的全部设备。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侧身坐在靠北墙三屉桌旁的一个姑娘。她长长的头发披下肩头,牛仔短裤秀出的长腿,左在下,右在上,轻轻抖动着,那只嫩绿色的拖鞋,就挂在她的脚趾上,随时要掉下去的样子。任性、随意的90后,这是我此时心里话。桌上的电脑,好像播放着鹿晗主演的《择天记》,苹果手机自然斜放在桌面的托架上,也是变化的画面,与电脑同时发出不同的声音,而她娇好的面容,在左手的小圆镜中反射出来,右手则在白皙的脸颊上抠挤着什么。我弄不清她此时是在看电脑、看手机,还是在欣赏整理自己的面容。神情自然专注,以致我们顶着小雨匆忙进来,她连头都没抬。我没忘拿出手机侧身给她照相,连拍两张,她有察觉,但没反应,似乎麻木了别人对她的欣赏。坐在南面那个相貌平平的姑娘甩着小辫接待了我们。她好像知道我们来做什么,复印身份证、户口本,一式两份,之后,就让我们坐在里边的一个双人矮凳上,“头低点、靠近点、笑一下。”地指挥我们照相。这个过程五六分钟就结束了,在这五六分钟的时间内,那个翘腿姑娘始终在照镜子,在抠挤脸上的看不见的什么物件。

  屋外哗哗响起来,密集的雨点,斜斜地砸在玻璃门上,一股尘土的芳香伴着凉爽从门缝挤进来。翘腿姑娘始终淡定地保持不变的姿势、不变的神情。她对她身心之外的任何事情,好像设置了排斥功能。我的直感,她一定是那个小辫姑娘的闺蜜,90后后,自恋,无所事事,不受父母约束地前来打发时光。她的智商正常,尚有一丝丝明智,担心有什么声音或动作,会影响闺蜜的生意。我从来不愿意也不舍得指责、挑剔或抨击80、90乃至2000年后的信男善女们,他们幸福,未来属于他们。他们没有因沧桑带来的忧患,没有因世故而浸染的圆滑,他们的生活,让我们羡慕,到他们成为这个世界主流的时候,社会可能更公平、弊端更少见。但我有时也杞人之忧:当他们步入中年乃至老年的时候,将怎样对待他们自己的子女?他们的生存能力,可以担当多少社会、家庭职责?

  当得到我们明确对照片修一下的答复后,小辫姑娘退后了,翘腿姑娘放下手机、放下小镜,来到这台存有我们合影的电脑前,有些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握住了鼠标。我不由直视她的面庞,一种敬畏之感突然从心底升腾,她会ps,后期制作?我知道,那是一个很不容易学到手的技巧。不多日前,我下载了一个摄影后期制作的文件,看了第一章,就绝对叫我烦恼害怕了。她熟练地移动着鼠标,左击右点,不时敲几下键盘,我们夫妇二人的合影,在她的关照爱抚下褶皱没了,眼袋小了,面庞白了,眉毛密了黑了,眼睛似乎也大了些。不到十分钟,她抬头冲我们笑笑,说:“这样可以么?”我连声说:“好好,至少年轻了十岁!你的功夫挺深啊。”她面带羞赧,说:“五岁吧。”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的面颊白嫩细腻,没有半点瑕疵,一副可爱至极的样子。霎那间,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滑稽的推理:方才,她是否用手工在自己的脸上进行ps实验?职业惯性?

  拿照片、和小辫姑娘结账,我们向门口走去。雨还在下。

  这时,翘腿姑娘正在门口,北墙上的条形镜子里反射出她修长的身材。她一定是在镜子里看到我们向门口走来,转过脸,左手把一把打开的雨伞递给我,右手打开房门,说:“用完就放到那里罢,一会我到那去取,我们都认识。小心,慢走!”小辫姑娘在里边也摆着手。

  好像有两滴热乎的雨点飘进了我的眼眶。像被什么力量支使一样,我在雨中的伞下,回过头来,望向那个小店的门口,似乎要寻找什么,但已经没有那个女孩的身影了。她是否又坐在了那个小圆镜前ps自己的面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