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写作杂谈

杂谈 时间:2018-10-21 我要投稿
【www.sundxs.com - 杂谈】

  每一个衷情文字的人,不得不说都是满怀希望的人,至少他们愿意将自己真实的一面放进文字里。我们内心的渴望真实,源于现实生活中长久的戴着职业性的面具,想要解放的心一直在幽暗的夜里蠢蠢欲动,直到一个个梦境的恐惧才将我们真正惊醒。我们爱文字,爱小说里的跌宕起伏,爱骈文里的字字珠玑,也爱散文里的悠畅自然。我们想要的似乎都能在文字里获得,这并不是简单的文字比语言更严谨和更深厚,更在于文字能为我们找到隐藏的自己,这足以让我们的瞬时的生活变得有绵长的意味。

  文字所独有的渲染能力,把一层不变的现实生活变得梦幻,变得隽永。这不只是一种乌托邦,它向我们反映了足够多的世界,有童话的,历史的,武侠的,神奇的,不一而足。这为我们提供了足够多的非现实实例,给我们展示了足够多的可能性,才让我们真正能跳出现实世界的牢笼,而获得身体和心灵上的解放。那么喜爱文字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就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思考空间,在比照自我以后,会得出自身对于生活的观念,而这种观念也因为多了文字的参考而变得科学而睿智。

  语言的煽动性在历史的轨迹下充当着号召力的作用,这是凝聚的一种办法,但因为语言的瞬时性,我们往往不能经过大脑,就被一些旗帜鲜明的词汇所误导,那么文字显然在这个层次上远远居于了上峰。那么钟爱文字的人,应该说是不容易受人轻易摆布的,至少他已经学会了思考,这让功利性的舆论和煽动性的谣言变得无足轻重了。

  当然,爱文字不仅为我们提供了实例,让我们学会了思考,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拥有了情怀。情怀是一个可大可小的东西,我认为情怀的出发点,在于我们对生命的责任感。要想获得好的、大的情怀,我认为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是否以主人公的姿态去面对当下的生活。关于命运和宿命一类的东西显然在当今科学的普及下变得越来越轻了,我们都主张以行动去实现我们期望的美好生活。而如何获得,显然不是动物世界里简单的优胜劣汰,这就涉及到一种共荣的思潮在里边。如果一个人想要富足的心是建立在比他人站得更高的基础上,那么这只是引起两极分化的不稳定因素。不患寡而患不均,我们并不能避开矛盾会在差距中形成,唯一的解救是如何让彼此一起成长,一起富足,这才是所有情怀的根基。一个具有狭隘想法的人,是不可能有大的情怀的,一个极具功利的人,也是不可能关心自然的,那么如果这样的现象一直持续发生,那么我只能说这就是真正的世界末日。当然,这样的末日并不会轻易到来,原因就在于我们虽然制造了太多不和谐的因素,但依然有不少的改良思潮比如文学里面的情怀,会消解掉一部分的贪婪和欲望,这使得我们虽然生活在错综复杂的社会环境里,却依然有正能量与之博弈。

  我的文学之路是从大学时代开启的,那时候的稚嫩让我对接触的文学全然接受,这里面虽然有不好的东西,但这并不妨碍我慢慢的健全自己。那时候的想法还仅仅局限于需要被关注,也就是心理学里面的渴望自我的伟大。恰逢学校校庆,征文的信息让我看到了希望。但交上去的文章却如石沉大海。等到回应的时候,却只是一张优秀奖的奖状,还让我自己把名字给添上。年少气盛的我当场就把奖状给撕了,换来了的却是不少人讶异的表情。这种心情大概是所有喜爱创作的人都有的,我们的高期望往往容易被高失望所取代,这不仅说明了我们的动机不纯,更说明了我们足够稚嫩。

  哲学的注入,让原本追求华丽功夫的文学开始了意味深长的特点,创作者也因此获得更多的思想修为。而我循着哲学的脚步,开始理解现实表层下的内核。这样的改变不仅仅让创作出来的文字有了力量,更让我对未来有了更宏远的理解。要知道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一味依靠装饰,并不能实现全然美化的效果,反而朴实却有万钧之力,直达我们的内心。文学也将从空想主义向现实主义转化,而开放的思维必定为之后的文学加入更多的创新元素,我不仅看到了自身的成长,也看到了文学趋于美好的发展。

  如果一定要说我为什么写作,原因应该很简单,我爱她。什么叫爱,我认为就是你很单纯的喜欢这一种感觉,她真正意义上让你感到舒服。这种惬意的感觉并不完全因为她给你带来的荣耀,为你获得更美好的物质生活,而只是很纯粹的离不开,像必不可少的氧气一般。而这种爱当然也分很多种,这也将所有爱文字的人分成了很多种。有些人是把文字当作一种记录,有些人是把文字当作一种倾吐,有些人则是把文字当作一种激励,而我认为文字,尤其是文学,它俨然就是一种区别于现实的生活。

  大多数人都喜欢给一个行为定性,并说明其作用。那么文学的作用在哪里,这又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话题。而我认为,文字之所以脱离简单的记录表述而成为一种艺术,其原因就在于它超出了固定的框架,从现实中脱离又反作用于现实。说得具体点,文学的作用既是以严谨的叙述事实让我们获得感触,又是以超越的思维让我们获得成长,而这两者的紧密结合才最终成就了文学。虽然我们都可以创作,但能不能以一定的技法、深沉的情感来打动人,这就真正辨别出了作品的优劣。

  那么,如何写出好的文学作品,我想也因此有迹可循。首先,我们必须学会一定的技法,能够比较娴熟而流畅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感情。当然这也是最容易的。其次,真实感是必须的,创作的题材和情节必须符合一般的社会规律和情感规律,无病呻吟和故作虚幻并不能连接与读者心灵上的通道,自然也就失去了意义。最后,作品必须有超越现实的作用。我们一般认为,艺术虽然来源于生活,但必须高于生活,不然不能称之为文学。要实现超越,必须要有足够的思想修为,才能在遣词造句中使人获得深层次的领悟。当然,文无常形,我们并不能局限于各种条款约束,只要是能让人感动,给人力量的文章,就是好文章。而并不是优美辞藻的简单堆砌,也不是思想成果的杂乱并列,更需要逻辑性的配合,情感上的组织,才能真正实现文学的深远意义。

  而我,作为一个简单个体,如何能从繁杂的世事中抽取出属于文学的部分,这不仅需要丰富的阅历、娴熟的技巧,更需要有一个心怀天下的情怀。那么我爱文学,这就要求我必须要有任重道远的沉重感和先天下之忧的恻隐之情,才可能实现自我的完善,才有最后的文学成就。当然,如果仅仅把文学成就作为写作的目的,这无疑会让我们无形中去讨好读者,近而丧失个性和理智,作品里也将留下矫揉和功利的痕迹。

  我为何写作,我们又为何写作,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如果我只是简单的以实现自我诉求为目的,那么我显然并不能真正的叩开文学的大门。那么我应该在喜欢文学的基础上,有一种既提升自我,又影响他人的情怀。我们理当一起进步,一起繁荣。有这样的准备,才可能让我真正摆脱狭隘,拒绝冠冕,才能把文字写进自己和他人心里去。这不是一种承诺,而是一种准备,我理当将我自己奉献给流传数千年的文学。

  如果有一天,我能获得别人眼中哪怕一丁点儿的文学成就,那么这不是因为其它,只是因为我爱文学。每一件事,如果以爱作为初衷,那么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表面上,是我给世界留下了这一点微不足道的成就,而事实上,却是文学引领我走向了天堂。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