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想的励志小电影剧本

励志电影 时间:2018-07-24 我要投稿
【www.sundxs.com - 励志电影】

  励志DV电影剧本: 《梦想》(暂定名)

  编剧: 柏菏

  推出片名:

  梦想

  (画面):

  梦境:

  如花的海洋般的大地上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在碧草如茵的开满鲜花的花丛中,手持着一条十多米长的红绸曼舞旋转着,红绸舞动的花团锦簇一般

  美妙的音乐,优美的歌声,曼妙的舞姿。

  (1) 康康的卧室 20xx年5月的一个清晨

  阳光从窗棂照进屋子里。

  晨曦洒在康康正在酣睡的脸上。

  母亲轻轻地走进儿子的房间,坐在儿子的床边,眼睛直直地看着熟睡中的儿子。

  她的手慢慢地伸出去,轻轻地搭在儿子的额头上,慢慢摸挲儿子额前的头发,她看着儿子。

  轻声叫着:“老幺,老幺。”

  母亲的表情有点呆痴,但望着儿子的眼神是柔和的。

  听见母亲的叫声,他坐起来,看着母亲,不好意思用右手揉着眼睛。

  他说:“对不起,我睡过了。会考这几天我太累了。”

  母亲盯着他。

  一字一顿口齿有些含糊不清地说:“出来,吃饭。”

  妈妈说完后,缓缓起身朝门外走去。

  他喊:“妈妈,妈妈,我还没有说完呢。”

  妈妈没有回头。

  望着母亲步态蹒跚着走出去的背影,康康的表情忽然黯淡下来。

  (2)康康家的院子 清晨

  康康穿着一身素净的衣服来到院子里。

  母亲已经坐在小饭桌前,一只手拿着一双筷子 另一只手不停地擦着筷子 看见儿子来了 他赶紧把筷子放在儿子的碗边。

  爷爷把一盆稀饭端到桌子中间,又回去端来了一盘泡菜萝卜。

  随后坐下来盛饭。

  他把盆里的几坨红薯盛进康康和媳妇的碗里,自己的碗里只舀了些稀饭。

  康康坐下端起饭碗看看,见爷爷碗里的稀饭,就从自己的碗里挑了块红薯给爷爷。

  爷爷:“我不吃红薯,我胃不好,你吃吧。”

  爷爷埋着头喝稀饭。

  妈妈也在埋头吃饭,只是时而看看坐在身边的儿子。

  康康:“爷爷,我爸什么时间回来?”

  爷爷:“不晓得。”

  康康往妈妈的碗里夹了一些泡菜,妈妈看看他咧咧嘴。

  院子里很静。只有三个人稀里哗啦吃饭的声音。

  这时从院子外面传来一声孩子的呼喊:“文爷爷!文爷爷!”

  接着有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文大叔!文大叔!”

  爷爷应声放下碗,走到院门口。

  只见几个人快步跑过来,其中一个是村支书文亮。

  爷爷迎着支书:“什么事?”

  村支书急匆匆地说:“你儿子在县里盖房子的工地上,今天早上刚上班就受伤了,那边来电话说已经送进县医院了,叫家里人赶紧去医院。”

  支书年约四十八九。中等个头,微胖,慈眉善目。

  爷爷的脸上先是一惊,之后便忽然黯淡了下来。

  他对支书说:“等我一下。”

  (3)爷爷卧室 清晨

  他急忙转身走进堂屋对面的卧室,快步走近床边的一个老柜子跟前,从抽屉里摸出一个信封,看也没看,就顺手揣进怀里,转身又从床上拎了一件衣服在手上,走到院子里。

  这时康康已经站在院门口了。

  (4)康康家的院子 清晨

  爷爷经过他身边时说了句:“你不要去了,在家陪你妈妈。”

  康康:“我?”

  他看着爷爷威严的面孔,张开的嘴又合上了。

  妈妈还在那里往嘴里扒拉着稀饭。只是时而抬头看看康康。

  康康站在院门口看着人们走了。

  一条空落落的通往村子外面的小路。

  他回身坐在还在吃饭的妈妈身边。看着妈妈。

  (康康画外音)

  妈妈,你知道爸爸今天早上在工地上受伤了,现在已经送进医院里了吗?

  表情漠然的妈妈终于吃完了她那碗饭,像往常那样起身把桌子上的碗筷收拾起来,起身端回厨房,拿了块抹布出来把桌子擦了,又回厨房。

  厨房里传出来的流水声和碗盘子撞击声。

  康康愣在那里。

  (5)县医院 外科病房 上午

  他们一帮人涌进医院走廊。

  村支书文亮问一个在走廊上站着的医生:“请问刚才送来的那个在工地上受伤的人在哪个病房?”

  那个医生用手指着走廊的尽头:“在外科,往前走,向左手拐,走到头就是。”

  他们一起来到外科病区。

  大家看看病房门上的牌子,在一个挂着“医生办公室”字样的牌子房间前,文亮推门进去,里面有几个医生正在围着一张办公桌上的X光架子上的片子看着。

  一进门,文亮对一个站在最外面的医生说:“医生,请问一下,刚才送来的一个工地上受伤的人住在哪个病房?”

  那个医生说:“在五号病房,不过现在正在手术室。”

  (6)手术室走廊上 上午

  手术室门紧闭着,门上方的灯亮了,显示出“手术中”三个字。

  人们在走廊上焦急地等待。

  爷爷眼睛里透出的是一种不安和痛苦。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术中”那三个亮着的字。

  墙上的时钟,显示出经过的时间,时针从早上九点渐渐旋转。

  焦急等待的人们,不时相互对望着,直到时钟指定傍晚八点。

  外面已近黄昏。

  这时手术室的门忽然开了。

  手推床推出。

  一个女护士手举着输液瓶。朝五号病房走去。

  人们跟在后面,走到病房门口。

  一个医生举手示意他们停下。

  他说:“病人现在还没有醒来,还要过一些时候才能完全醒来。让病人的家属留下,其余的明天再来看吧。”

  大家相互看看。

  文亮走到医生跟前说:“我是他的堂哥,这是他老爸,我和他进去看病人一眼就走,让我们派一个人留下照顾病人行不?”

  医生:“那也行。”

  他俩脚跟脚地相继走进病房,来到病床前。

  爷爷走近床边,俯下身子看着还在麻醉中的儿子,双手抖抖索索掖了掖儿子的被角。

  文亮站在他身边,用眼睛仔细地瞅着这个堂弟,脸色苍白,见状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站了一会儿,他用手轻轻拍了拍爷爷的胳膊,爷爷抬头看着他。

  他小声说:“走吧,大叔,你明天再来看他吧,他现在一时半会醒不来。”

  文亮拉着爷爷走出病房。

  他指着一个小伙子,说:“小五,你今晚就在这里陪你文强叔,我这里先给你留100块钱,等他醒来了,要吃什么,你就给他去卖,啊?”

  小五点点头:“知道了。”

  有人在后面说:“也是,要是大爷不回去,家里那母子俩他还不操心死。”

  有人附和着: “是啊,孩子也没有经过这事,老三家的又是啥也不懂的人,还不都得大爷操心。”

  文亮:“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在走廊上,爷爷把那个装钱的信封递给文亮。

  他说:“这些钱给文强交住院费吧。”

  文亮:“现在不用,住院费那边工地上已经先交了。”

  (7)康康家的小院 傍晚

  康康在院子里忙着收拾院子,给猪圈的猪切菜,煮猪食。

  他提着个大桶,里里外外忙着,妈妈跟在他身后帮着拿东西。

  小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

  靠墙边有一个鸡舍,里面喂着几只鸡。

  房子后面是一个猪圈,里面喂着两头猪。

  在院子门口还长着一颗老柚子树树上挂着果。

  微风在树梢轻轻摇着。

  康康低着头干活。

  时不时背着妈妈,偷偷抹两把流下来的泪水。

  康康不停地忙。表情痛苦。

  他偶尔回头,看看身后的妈妈。

  只见他那只紧紧地握着舀潲水勺子的手在不停地打颤。

  (康康画外音)

  “妈妈,妈妈!我可怜的妈妈!爸爸他还不知怎么样了?假如爸爸他,那我们这个家可怎么办啊…..”

  他提着桶走到猪圈门口,把桶放在脚边,头无力地靠在门框上。

  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流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