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演电影就成了影帝励志人物故事

励志电影 时间:2018-07-31 我要投稿
【www.sundxs.com - 励志电影】

  2008年6月22日,第1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影帝是一位非职业演员、片警马国伟。此次马国伟荣膺影帝是全票通过的,这在国际A级电影节上是罕见的。作为一个派出所片警,他首次意外触电,就拿下了令许多演员为之奋斗终生的影帝大奖,他是如何演绎传奇的呢?

  聊天聊出个演男主角

  26年前,哈尔滨公安系统面向社会招考,从小就想当警察的马国伟从哈尔滨毛毯纺织厂顺利考入,实现了第一次转行,他打心底喜欢警察这个职业。

  26年里,马国伟换了两个科室、四个派出所,演电影前他从没想过要换一份工作,其实他们的日常工作很普通,这家漏水啊,那家马桶坏了啊,都要帮忙修理,要不就是调解邻里纠纷。当时导演高群书找遍北京和东三省的警察系统,希望能找到一个与男主角气质、长相都接近原型的警察,但没有如愿。

  马国伟在哈尔滨靖宇派出所当副所长时,高群书导演恰巧和剧组一起到靖宇所管辖的地段选内景,因为要在居民的住宅区出入,因此希望派出所能配合他们的工作。当天选完内景后,导演给马国伟用手机拍了张照片,还让副导演把他叫上一起聊聊天。但第二天副导演找到他说:“导演相中你了,让你出演男主角。”他当时特别意外,连说不行,从来没面对过镜头,对演戏一窍不通。但导演坚持着,一直给他打气。后来马国伟就找上级汇报了这件事,因为电影的原型于国清也是警察,演公安系统自己的英雄人物,领导们都很支持,特批了他两个月长假去演电影。

  突然被高群书导演抓来在影片中挑大梁,可以想像当时马国伟的压力肯定不小。马国伟说:“我从没接触过表演,什么都不懂,拍摄的时候我也不太懂那些术语,像他们总说‘穿帮’,我就不知道是啥意思,别人经常说‘探班’我也不知道啥意思,更别说是正式拍片了。但‘老鱼’的故事我们都知道,因为这个人物的原型就在我们公安系统,我们学习过他的精神,事迹很感人,压力是压力,最终还得当成一个任务来完成吧。”

  高群书导演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演员演不好,是导演的过错。拍完这部戏我敢断言,如果全国的职业演员有三分之一达到马国伟的敬业精神,那遍地都是大腕了。”

  2007年3月5日,剧组让他去导演高群书那里试戏。过了三天,省公安厅召开开机大会,转天剧组就拉到了齐齐哈尔,开机大会上马国伟也表了决心下了保证,没法退出了,当成政治任务了。马国伟在片场头一个星期,紧张得每天都睡不着觉。

  “第一场戏是拍的主人公‘老鱼’在江边开摩托车的场景,当时不知道眼睛该往哪个地方看。刚开始,看着镜头,整个人就好像生锈了,动都不会动,导演教的都不记得了,很多次都没有通过。另外,电影的一些场景是在我们派出所管辖的地方拍,所以最怕的就是有那么多熟人看着你,这个心理障碍很难逾越,觉得特别尴尬。这样大概过了十几天,慢慢适应了这个环境,就不紧张了。”

  有一次,马国伟要表演一个惊恐万分的面相。本来这对一个职业演员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事情,但是“隔行如隔山”。高群书导演要求他一定要绷紧面部的每个细胞,结果他表演了一下午,就是没能过关。就这样,一遍又一遍,过了两天,也拍了不少胶片。马国伟回家后特别郁闷,一个劲儿地琢磨这个面相,琢磨了很久很久,到了第三天下午,他就对旁边的同事说:“来,给我两拳。”同事十分吃惊,不轻不重地打了两下,不想这一招还挺有用,在这以后他的面相开始有了转变,但仍然没有达到导演所要的效果。他就一咬牙,又对同事狠狠地说:“来,再给我两脚!”同事迟疑了一阵,突然狠狠地踹了他两脚,没想这次还真的通过了。

  谈到当演员的苦,马国伟只记得拍最后一场爆炸高潮戏时,被炸伤住院的一幕。那是真伤了,整个脸部掉了一层皮,右手手腕至今仍有一块类似白癜风的疤痕,因为道具师的失误,“炸弹”里面没有清理干净,爆炸时马国伟真的被崩伤,导演问能不能再来一次,马国伟扯了纱布再上阵,真血假血一起流,现场的工作人员哭成一片,大家那么一弄真跟生离死别了一样。

  那是凌晨三四点钟,早春的寒风刺骨,旁边作为道具的救护车派上了用场,把马国伟送进了医院。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剧组和马国伟精心编织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这是在医院拍戏呢。马国伟的妻子来探班,一进病房就竖起大拇指,瞧人家这妆化得,太像了!马国伟忍着剧痛应和着,不能告诉妻子真相,他不想让亲人有一点担心。

  拍电影和办案两不误

  演戏时最怕被熟人看,这部电影的很多场景就选在马国伟工作的靖宇派出所辖区内,同事朋友、街坊邻居听说马国伟演戏了,都来看热闹,寻思捧个“人场”。这让马国伟相当尴尬:“弄得我这个紧张呀,你说这么多熟人看着你,你就在那儿一会儿大喊大叫,一会儿舞舞揸揸的,实在不好意思,觉得特别尴尬。不过,随着我慢慢入戏,和角色融为一体,什么都好起来了,后来就感觉不到围观的人了。”

  马国伟拍这部电影,他有一件比当影帝还高兴的事,那就是对儿子的影响。他说:“我儿子上初三了,平时我工作忙,没时间关心他的学业,这次拍电影,对他的触动挺大。我就找个机会对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你能想像爸爸拍电影吗?做梦也不可能的事,可就实实在在地发生了,这证明一个道理,只要你努力,就能成功。”这段时间,儿子的学习成绩大幅度攀升。

  就这样,今年46岁,当了26年警察的马国伟成就了自己的电影梦。在不拍电影的日子,他还是一个普通的派出所副所长,调解着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偶尔也玩把刺激,抓一个杀人犯什么的。

  回到派出所副所长的工作岗位上,办的第一个案子,就是抓获了一个在逃多年的河北籍杀人犯。2008年6月,马国伟值班。晚上马国伟接到群众举报,说松北区万宝镇有一个人形迹可疑,好像是网上的通缉犯。马国伟接到报警后立即同两个同事赶赴万宝镇。到达万宝镇后,马国伟给举报人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举报人说话含糊,有所顾忌,马国伟猜测举报人可能正和犯罪嫌疑人在一起,马国伟挂了电话耐心等待。等了一个多小时,举报人给马国伟打了电话,说他正和犯罪嫌疑人吃饭,他借口出来买酒,让马国伟赶紧赶到饭店。马国伟立刻和两个同事赶赴现场,并买了两瓶酒让举报人拿进去,他和其他两名干警跟在后面,为了不惊动罪犯,马国伟脱掉警服,赤膊上阵,走到犯罪嫌疑人身旁时,马国伟和一名同事突然出手,扭住犯罪嫌疑人的两只手臂,一举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经过调查得知,这名犯罪嫌疑人曾在2002年犯杀人罪,6年来一直在逃。

  不过,马国伟觉得当警察才是一辈子的事。没有立过大功,马国伟照样乐此不疲,他最自豪的事情,是26年里一共抓到4个杀人犯。

  一不小心当上影帝

  电影拍摄用了一个月时间,马国伟又回去当他的警察。拍电影纯属好玩儿,没想到一年之后,《千钧一发》会被上海国际电影节选作参赛片,更想不到会当上影帝。马国伟说自己压根儿没准备什么获奖感言,结果一不小心先在电影节期间举行的传媒大奖上拿了影帝。

  主持人一宣布马国伟拿金爵影帝的消息,他一听就傻了。当时,马国伟紧紧抓住导演高群书的手。非职业演员能荣膺影帝,这在国际电影节上十分少见,但他却缔造了这样一个奇迹。马国伟说:“这个奖项来得太突然了。当宣布我成为最佳男主演时,我实在是太紧张了,上台前准备的一大堆获奖感言,到了台上就全忘了,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腿和胳膊都在不停地抖。我深知这是多少演员奋斗了一辈子都没法得到的奖项,但怎么就被我这样一个‘门外汉’轻易给拿上了呢?真是太突然了,也太容易了,一时间都让我有点接受不了。”后来,马国伟上台之后只说了一句话,表示影片都是导演的功劳,一定要导演上台,结果高群书被请了上去。

  即使拿了影帝,马国伟对自己的表演还是没谱。2008年7月4日,影片在马国伟的家乡哈尔滨举行首映,马国伟把他的初中老师以及同事都请到影院去看电影,看完后问他们:“你们觉得我演得咋样,千万别恭维我,说实话。”同事朋友们看完后的评价是“好像跟平常生活中的你是一个样子”,这句话让马国伟放心了,导演说了就是要演得生活化。

  当影帝的第一天,马国伟感觉确实是很受关注,从拿奖后到现在,电话、采访铺天盖地的。6月24日那天,刚刚荣获上海电影节影帝荣誉的马国伟乘班机返回哈尔滨。一走出机场,他就看到了“欢迎回家”的大条幅,同事们围上前问长问短,还纷纷要求让他捧着奖杯一起合影,这让马国伟合不拢嘴。当了26年警察,一不小心成了明星,马国伟还真有些不适应。

  马国伟说,现在突然被好多记者采访,一点都不习惯,主要是这份荣誉太大了,我有点承受不了。暂时还回去继续当片儿警,干警察。我们基层派出所都是琐碎的事,全是张家长李家短的,真是在基层什么事都能碰上。说到当上影帝后有哪些不同,马国伟玩了一个冷幽默:“估计在调解邻里纠纷时有用,两方一看影帝来了,给点面子吧,和解了。”

  马国伟回到派出所之后有了新绰号,同事们都不叫他的名字,直接叫他“影帝”,不过,马国伟知道,当演员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每天忙着电影宣传“感觉有点不务正业”。而把他从一个警察塑造成影帝的高群书导演似乎并没有罢手的意思,他正计划着拍摄新的影片,并且准备和马国伟继续合作。“马国伟现在可是影帝了啊,像这样的宝贝不能拱手让给别人,更不能让那些傻导演给弄坏了,我一定得保护好他。”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