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懂

时间:2016-11-30 12:35:45 文章 我要投稿

你不懂

你不懂1

苦涩的心情

迷惘的双眸

你不懂

爱与不爱都不行

我已在这场战争中失控

思念非法入境

奔流不停

想念你酷酷的发型

迷人的眼睛

想念你帅气的面孔

温柔的表情

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失控

可是你不懂,不懂......

你总是那么朦胧

那么让我心动

只是...你 不懂

你不懂2

  我们这群孤单的孩子,注定和幸福无关,与疼痛有染。因为太在乎。

  懂的人,惺惺相惜;不懂的人,说我们装B。

  受伤时,别人问我们怎么了,我们总爱说“没事”。其实,这时我们的心里早已难过得要死,只是不想身边的人为我们担心。能扛的,自己扛了就好。面对一些不能接受的现实,我们喜欢说“无所谓”。其实,有谁知道,那些“无所谓”背后,有多少“心已碎”。

  登录QQ时,我们习惯了隐身,习惯了开着QQ群,不说话。偶尔聊天,看到“呵呵、哦”一类的词就开始沉默。类似敷衍,让人心寒。不如不说。各自安好。平日里,我们总是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所以与文字纠缠,放纵着自己的情感。

  偶尔会幻想。幻想能有一个很好很好的TA,和自己谈一场很久很久的恋爱,或者,有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晚上能一起睡觉,看星星,聊各自的打算,各自的理想,各自喜欢的对象。不关乎离别,不关乎背叛,不关乎利益,不关乎权势。

  我们想要不理世俗,自由自在到穷途末路,梦醒时分,却发现被现实牢牢束缚。

  我们渴望被爱,却又不停地拒绝爱;我们害怕被伤害,却又一次次地伤害别人。

  因为有时候,快乐来得太突然,反而让人感觉尴尬。就像,久布阴霾的天空,突然出了大太阳,明晃晃地,让人睁不开眼。

你不懂3

  时光的车轮,一天天走远,我们,一天天长大。

  是什么时候,我们发现身边可以称为朋友的人越来越少,留下的越来越重要,联系却越来越少。不是不想,拿起话筒,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如就这样,一个人,静静地想念,一个人,静静地观看曾经温暖的片段,借自己的手,对自己说晚安。

  是什么时候,我们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敢谈感情,开始想赚更多的钱,做一个孝顺的孩子。可那高高的`房价、拥挤的人群,高耸的大楼,又常常让我们感到恐惧。好想好想一觉下去,再也不醒来,或者,勇敢地快乐。可坚硬冰冷的城市,容不得我们这么做。

  是什么时候,我们开始习惯。习惯冷漠,习惯穿着简单的衣服,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习惯低头、快步走,看见熟人也不愿打招呼。不是没钱买,也不是不屑,而是有些事情,如果本身没有多少意义,本没必要厚着脸皮继续。

  也曾桀骜不驯,也曾顽皮任性,也曾想要掌握命运,想要牢牢抓住那些不愿失去,比如逝去的旧时光,比如TA的“我爱你”,可低下头,留在手心里的,只有破碎的纹路。无他。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些人,从我们生命里经过,给我们上了一课,然后消失。

  我们开始明白,人生,就是一场盛大的遇见,分离,才是最终的归宿。

  只是,这分离的痛楚,怎么那么清晰,连绵不绝地,让人想哭。

你不懂4

  有人说我们凉薄,也有人说我们骄傲得不可一世,其实,我们不过是外冷内热罢了。

  但如果你接近我们,了解我们,你就会发现,我们的心,是那么,热情,与善良。就像石榴,你必须剥开它,一颗一颗地品尝。没有芳香,最后却会在你手上留下一抹艳丽。所有的伪装,所有的坚强,不过是为了等待那一双温柔的手。

  有句话总结我们这类人很贴切:我们可以开导很多人,却永远说服不了自己。我们可以温暖很多人,却独独温暖不了自己。

  的确。虽然外表总是冷冷地,也尽量让自己坚持没心没肺,可有一些天真的想法还是会露出来。比如。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很伟大,仿佛谁都离不开自己;有的时候,又感觉好累好累,想找个地方藏起来;有的时候,感觉好委屈好委屈,好想有个人能懂自己。

  但回头想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难处呢。所以,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比如此刻,我光着脚丫,散着头发,吃着快烂的橘子,穿着睡衣盘在椅子上,静静地敲打出这些零散的文字,很希望你能懂。但你若不懂,我也不会怪你。我写了,你看了,便好。我们,谁都不是谁的谁。

  孤单的人,会一直孤单,这样孤单一辈子。

你不懂5

  

  周围常常听到有人持有这么个论调:

  “我们为什么要交这么多的税去养群人,那些穷人自己懒,所以穷,却要我们负担。凭什么?你弱你有理咯?”

  而在号称“中产阶级聚集地”的知乎,前两天也有人问出了这么个问题:

  是否应该取消对穷人的补贴和福利以激励他们上进?

  我当时的回答是:

  总有那么一二三四个逗货否认阶级壁垒的存在,认为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不够努力。

  这样的人要么傻要么坏。

  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从小富裕的人往往觉得自己现在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得来的。而只有出生贫寒的人才知道一个好的家庭究竟有多么重要。

  01

  先说两个故事。

  晋惠帝执政时期,有一年发生饥荒,百姓没有粮食吃,只有挖草根,食观音土,许多百姓因此活活饿死。消息被迅速报到了皇宫中,晋惠帝坐在高高的皇座上听完了大臣的奏报后,大为不解。“善良”的晋惠帝很想为他的子民做点事情,经过冥思苦想后终于悟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曰:

  “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

  美国废除黑奴前,美国南方种植园的白人奴隶主特别喜欢榜出一个黑人模范,说他辛苦工作,任劳任怨,所以每个月可以多获得一些粮食和报酬。而对于那些吃不上饭,对奴隶主不满的人则批评他们工作不认真,没法养活自己的家人是因为自己工作不够努力。

  这两个故事,前一个傻,后一个坏。“为何不取消对穷人的补贴和福利以激励他们上进”这一问题就兼有前者的傻劲和后者的坏劲。

  它不仅把穷人之所以穷完全归结于穷人不努力不上进,是活该,而且认为只要取消了对穷人的补贴,穷人就会上进努力工作,整个社会的效率就会为之提高。

  我想,他们大概是把自己当成奴隶主了。

  02

  现在很多大学毕业生喜欢标榜自己的痛苦。

  比如说早上七点钟起床去上班,晚上十点才回家,比如说为了考研笔记做了整整一抽屉,一大早去图书馆占座,把真题集一页页翻过去,唰,唰。

  可是他们困了可以靠在办公椅上休息一会,饿了可以去学校食堂吃一顿再回来工作,在温度适宜的空调房里,书桌里,电脑前,做着和书籍有关的事情。

  这就叫努力,这就叫痛苦了吗?

  太原富士康的流水线员工忙的时候每个小时要加工900个产品,平均每个产品的加工时间不能超过4秒,整整十个小时的上班时间里,每一秒钟都必须站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做着机械又重复的工作。很多员工承认,“感觉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然而他们不会离开,因为他们知道,富士康就是流水线工厂中的麦肯锡,离开了这里,他们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单位了。几十米之隔的富士康保安常常羡慕地看着他们,表示自己也想去做工人,但因为犯错太多,只能来做保安。

  20xx年,一个普通的富士康工人如果一天只工作10个小时,那么他的工资是“令人羡慕”的1800元。所以他们平均每周工作时长超过60个小时。

  大同黑煤窑的工人的工资就稍微要高一点。每天6点天没亮就要下去拉煤,一直拉到晚上没办法工作了为止。从地下七八百米的地方把几十斤重的煤运上来,一名工人每天可以得到一百元左右的报酬,大致等于什么事都不用做的实习生每天的报酬。除了工作环境艰苦,工人们还要面对矿难塌方,老板拖欠工资,自己身体扛不住等风险。即使如此,在被问到是否辛苦时,从四川农村来的陈姓工人还是这样说:

  “这里比在家乡要好上10倍,这儿干一年,比得上在家乡干6年”

  珠穆朗玛峰脚下的夏尔巴人为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提供向导服务。他们为登山者背负行李辎重,遇到危险的难以翻越的障碍搭人墙让雇主通过。这样他们每年可以赚取4000美元的工资。为了这换算成人民币4万元不到的收入,许多夏尔巴人都死在了登顶珠峰服务的路上。

  “我的朋友和兄弟都死了,事实上最后能活下来都靠运气。”夏尔巴人巴桑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唯一赚钱的方法。”

  那么,当你吹着空调,坐着地铁,上过大学,用过电脑,在城市里做着还算体面的工作时,面对着这些为了基本的生存挣扎的底层人民又有什么立场说“应该取消穷人的福利来激励他们上进呢?”

  你要知道,他们中的不少人,别说识字,甚至连普通话都不会说。而你甚至可以用英语和外国人交流。

  有的人可能每天都和中央领导一起去吃打卤面,有的人可能和正厅级干部说一句话就能回去吹上半年。

  这就叫阶层,代表着受到的教育,接触到的信息,能触及的圈子完全不同。而以上三点,是影响赚钱的最大因素。

  “美国专栏作家芭芭拉·艾伦瑞克在1998年,为了体验底层美国人民的生活,选择了六个地方,在不同的城市去打工。为了

【你不懂】相关文章:

1.我不怪你不懂我

2.「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3.还好你不懂散文随笔

4.我的轻浮你不懂心情随笔

5.以小孩的世界你不懂为题的作文

6.也许你不懂得(现代诗)

7.我要的爱你不懂心情随笔

8.你不懂夜的黑人生感悟